慢慢向乌镇走去

 
  英下了车,孤零零地站在站牌下。
  英向四下望了望,只有车开走卷起的尘土,却没有第二个人。
  她把箱子放在地上,蹲下去打开,在里面翻找着,最后找出了一封信。
  英重新把箱子扣好,然后坐在箱子上,打开了信,信纸在风里抖动着,被阳光照得发亮。她的脑子里响起了上次与文分别时,他们曾经说过的话--文说:"你拿到这封信时,我们应该快见面了。"
  "那我就读给你听。"文高兴了。
  想到这里,英握着信纸的手不禁颤抖起来,自己的确是拿着信来了,可是,这会不会是迟到的约会呢?
  毕竟,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,而且其间又不幸发生了误会……
  英就这么呆呆地坐了老半天。
  一辆汽车开过来,停下,又迅速开走了。
  车站上仍然只有英一个人,她开始拖起箱子,慢慢向乌镇走去……
  这时,文和默默喝完酒酿,正亲昵地朝书院走去。
  默默拉住文的手,贴住他,小声说:"所有人都去桐乡赶菊花节,齐叔也去了上海……"
  "你想要去桐乡吗?"文问。
  默默高兴地摇了摇头,说:"今天乌镇只有我们两人。"
  文搂了搂默默,在她耳边说:"我们晚点儿一起去上海吧,老婆!"
  默默一听,高兴得几乎晕过去。
  "那我回去取点东西!老公……"
  "什么东西?我陪你一起去。"
  "不用!女孩子的东西,不能给你看见。"
  "那好吧!"
  默默于是拔腿便朝家跑去,边跑边回头喊:"你一会儿去书院等我,我马上就回来。"
  "你慢点跑,别着急!"文在后面叮嘱了一声,目送默默跑远。
  默默跑回家,咚咚咚地冲上楼,没过几分钟,拎着个鼓鼓囊囊的小包跑了出来。
  这时,秀从二楼窗户探出头来,叫住默默:"默默,方文呢?"
  "什么事,嫂子?"默默站住,仰头问。
  "他什么时候去上海领奖?你哥刚才说要去找他呢。"秀说。
  "今天去啊,他在书院呢。"默默说完便跑。
  秀在楼上注视着默默的背影,笑着摇摇头,自言自语道:"这兄妹俩……"
  默默一路飞跑,就要跑上逢源双桥时,她忽然愣住了,停下来呆呆地看着桥对面。
  对面,英拖着箱子正要上桥!
  默默的心里"咯噔"了一下,仿佛掉进了冰窟窿,忽然害怕起来,她紧紧地攥住了手里的小包。
第十八章
  乌镇离你这么远,你该有很长的时间想清楚。你每次来之前想清楚好不好?你不能总是在我这里要答案,文再次激动起来……
1.紧张的会面
  英向默默走来。
  默默紧张地看着英,感觉眼前这座桥很长很长,长得令自己喘不过气来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20120102.com/12boguanwang12bet8/2018/0516/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