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世中的良知:品味史书中的洛阳人物李重美

 翻开史册,就能品味到洛阳那无与伦比的历史厚重感,从孔夫子魂牵梦绕的夏、商、周,到一统华夏的汉、隋、唐;从腥风血雨的曹魏、西晋、北魏,到军阀迭出的后梁、后唐、后晋,中国历史上共有十三个正统朝代在洛阳建都。王朝的更迭,历史的变迁,给洛阳添加了一种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厚重历史。数千年来,洛阳见证了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的封建王朝历史宿命;洛阳听到了“一雄毙,一雄兴。歌舞变刀兵,何时见太平?恨无人兮诉洛京! ”的乱世中平民的呐喊。 初至洛阳,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充满现代气息的城市,眼见之处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,耳听之处尽是老人小孩的欢声笑语,繁华、现代、和谐就是现在洛阳的代名词。看着宏伟现代的洛阳城市,让人差点忘却那在乱世中屡遭磨难的洛阳城。东汉末年,董卓士卒大肆烧掠,洛阳周围二百里内室屋荡尽,无复鸡犬;西晋末年,前赵刘曜攻破洛阳,杀晋官民3万余人,掳晋怀帝,焚烧洛阳城,洛阳化为灰烬;安史之乱持续八年,昔日繁华的洛阳城被焚烧,人烟断绝,千里萧条。洛阳地面文物遗迹基本在大火中化为灰烬,千年之积累荡然无存,往日的辉煌景象只能留在历史的记忆之中。看惯了历史中的“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”,也看惯了历史中洛阳城的熊熊大火,一个在王朝覆灭之际,犹心系人们,不愿焚烧洛阳的后唐雍王李重美,则让我看到了乱世中的良知,并且也让我永远的记住了李重美这个鲜为人知的名字。 五代乱世,枭雄并起,短短的53年,中原大地就更换了5个朝代。“天子宁有种耶?兵强马壮者为之尔”,也许就是割据一方的军阀的内心独白。兵强马壮者,都对帝位跃跃欲试,轮番登台,而王朝更迭的背后便是刀光血影与百姓的生灵涂炭,流离失所。也许只有生于乱世中的人才会发出“宁为太平犬,不为乱世人”的感慨。史载,后晋末年,宋州节度使赵在礼横征暴敛,离任时,百姓喜曰:“此人若去,可谓眼中拔钉,何快哉!”赵在礼听说后,大怒,请准留任一年,要州人每户纳拔钉钱“一千文”。南唐张崇帅庐,搜刮百姓,聚敛财富,州人苦其不法。因其入觐,相谓曰:‘渠伊必不复来矣’,即为他肯定不会回来了,崇闻之,征收“渠伊钱”,每户千钱。乱世军阀之霸道可见一斑,难怪刘铢会说 “民之生于是时也,可胜慨哉!” 李重美,五代唐废帝李从珂次子,幼而明敏如成人。及石敬瑭反,废帝北征,留重美守京师。忽闻兵败,京师震恐,居民皆出城以藏窜,门者禁止出城,重美曰:“国家遭遇祸乱,我们不能为百姓做主,反而禁止他们求生,这只会增加恶名。不如听其自便,事情平复百姓自然会回来。”于是任由百姓出入。在国家存亡之际,李重美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紧闭城门,挟持百姓与其共存亡,而是任由百姓外出逃生。如此胸襟,不得不让人敬佩。及晋兵将至,刘皇后积柴薪欲烧宫殿,重美曰:“新天子至,必定不能露天居住,以后修宫殿还得劳费民力。我们死了,何必给百姓遗留怨恨”乃止。废帝自焚,后及重美与俱死。国家即将灭亡,临死之前,李重美并没有产生焚烧宫殿,让石敬瑭之流露天而住的想法,而是宁愿让叛乱者在自己的宫室里耀武扬威,也不愿让洛阳城内的百姓受劳役之苦。如此充满人性光辉的仁者,却只能成为王朝覆灭的牺牲品,又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。 “若问古今兴废事,请君只看洛阳城”深刻折射出洛阳的辉煌和无奈。从董卓、刘耀等杀戮百姓、焚烧洛阳,到赵在礼、张崇之流对百姓吸髓敲骨式的压榨,反观李重美,我们能看到乱世之中犹能坚守的良知。在浩如烟海的巨著中,在英明神武的帝王间,李重美的点滴显得如此渺小,但其人性的光辉却不因篇幅的稀少而黯淡,不因生命的终结而消亡,宛如在暗如黑夜的乱世中的一线光明。如若古之帝王将相能与李重美一般,那么今天我们一定可以在洛阳城内瞻仰古建筑之遗迹,感受洛阳历史之积淀。现立于洛阳城内,看着现代化洛阳,遥思后唐雍王李重美,愿人性长存,良知永在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20120102.com/www_12bet8_com/2018/0508/1.html